电视剧叫什么哨兵(电视剧哨子)

百科 08-03 阅读:52 评论:0

本文目录一览:

《霓虹灯下的哨兵》简介

中国话剧作品。沈西蒙、漠雁、吕兴臣集体创作,沈西蒙执笔,发表于《剧本》1963年第二期。1962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京部队前线话剧团首演。剧本写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个连队50年代初期进驻繁华的上海南京路后,在新的形势下、新的环境中保持革命本色的故事。作品表现了社会主义的时代精神,塑造了新的英雄人物,反映了当时上海错综复杂的阶级斗争和社会关系。1964年被改编成同名电影。

电影

1964年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 彩色 13本

根据沈西蒙同名话剧改编

编剧:沈西蒙

导演:王苹、葛鑫

摄影:黄绍芬

美术:张汉臣、徐克己

作曲:吕其明

录音:丁伯和

剪辑:诸锦顺

主演:徐林格、宫子丕、马学士、袁岳、廖有梁、陶玉玲、余肖梅、姜曼璞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八连在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之后,随即接受了警卫上海南京路的光荣任务。

三排长陈喜在进驻南京路后,放松了警惕,受到资产阶级“香风”的熏染,忘记了我军艰苦朴素的革命传统,扔掉了有补丁的布袜,还说班长赵大大“黑不溜秋靠边站”。妻子春妮从乡下来部队探望他,他却嫌弃妻子太土气,跟不上潮流。新战士童阿男学生气十足,不请假就与同学到国际饭店吃饭,连长批评他“不配穿这套军装”,他一赌气,留下一张字条,扬长而去。

班长赵大大怎么也看不惯这大上海,闹着要到有仗打的地方去。

另一方面,国民党特务正在酝酿一场破坏行动。就在童阿男离开连队,准备和他过去的同学林媛媛去南京投考军政大学时,她的姐姐童阿香却遭到特务分子的谋害。幸亏路华、鲁大成及时搭救,逮捕了特务阿七,阿香才转危为安。通过这件事,战士们认识到南京路上绝非“太平无事”。指导员路华因势利导,请来老工人周德贵和童阿男的母亲,讲述了他们解放前的苦难遭遇及斗争经历,激发了战士们的革命斗志。童阿男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决心听党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陈喜也在指导员的耐心帮助下,认识到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毒害,尤其看到妻子春妮写给指导员的信,更是悔恨不已。他要求组织上给他处分,决心痛改前非。

半年以后,特务老K和曲曼丽不甘心失败,继续策划破坏活动。在上海人民举行春节联欢的时候,他们利用林媛媛的表哥、一贯不问政治的罗克文,将装有定时炸弹的鲜花带入庆祝会场。关键时刻,童阿男抢过将罗克文手中的鲜花,避免了一场爆炸事件。特务老K、曲曼丽也落入解放军布下的天罗地网。

经过南京路上这场惊心动魄的斗争,八连的战士们经受了锻炼。不久,朝鲜战争爆发,陈喜、赵大大、童阿男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在赴朝作战的志愿军行列中。

影片《霓虹灯下的哨兵》根据沈西蒙同名话剧改编,其原型是大家熟悉的“南京路上好八连”。南京军区前线话剧团的这台话剧公演后,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1962年,导演王苹因影片《槐树庄》获第二届电影百花奖最佳导演奖,周总理亲临颁奖大会,会后,总理把导演《霓虹灯下的哨兵》的任务交给了王苹,并鼓励她说:“你不要妄自菲薄,只要肯下功夫,一定可以搞好的。”

影片将话剧中两条并置的情节线作了调整,把对敌特斗争的线索处理为背景,将镜头主要对准部队内部的思想斗争。将陈喜事件、童阿男事件、赵大大事件等多组矛盾冲突交织在一起,充分展示了主题。

尽管影片在表演、布景、机位及其运动等方面,都留有明显的舞台痕迹,但《霓虹灯下的哨兵》仍然是这类由现代话剧改编成的影片中比较成功的一部。这一方面得益于剧中多层面的矛盾设置,更主要的是,影片中的几个有情趣、有特色的人物,如连长鲁大成、三排长陈喜、班长赵大大、新战士童阿男,尤其是陶玉玲饰演的春妮,纯朴真挚,她用画外音读出的写给丈夫陈喜的信更是催人泪下,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霓虹灯下的哨兵中的曲曼丽是谁演的

曲曼丽的扮演者叫陶慧敏。

陶慧敏,女,1966年4月16日出生于浙江温州瑞安,毕业于浙江艺术学校。现为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话剧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理事,江苏省青联常委。

1978年进入瑞安越剧团当演员。1982年越剧《五女拜寿》与《美丽的囚徒》,这两部片子是她走向银幕的开始。1983年成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演员。1989年因参演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而受到关注。 2000年在电视剧《福禄双全》里扮演了一个性格似火的女主角。2003年获得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江苏省新长征突击手称号。2004年荣立二等功。2009年主演环保事业题材电视剧《人民利益》 。2014年参演家庭情感轻喜剧《家宴》  。

获奖记录:

2015    获得第2届巫山神女杯艺术电影周优秀女演员奖    

2008-2009    荣获全军个人表演二等奖    

2004    荣获全军“金星”女主角奖、南京军区第三届“前线文艺奖”特别荣誉奖  

2004    荣立二等功      

2003    荣获江苏省十大杰出青年,江苏省新长征突击手称号

     

观看霓虹灯下的哨兵影评

在中国当代文艺史上,由前线话剧团创作演出的《霓虹灯下的哨兵》曾轰动一时,上海南京路上当年那些拒腐蚀永不沾、永葆革命本色的解放军官兵的艺术形象,成为社会主义艺术画廊里占有重要位置的典型。如今,有幸先睹八一电影制片厂等单位联合拍摄的新片《霓虹灯下新哨兵》,不禁感慨万千,思绪联翩……

毋庸讳言,当今在市场影院里,看到这样以审美再现在21世纪和平发展的时代语境下中国人民坚持抵制消费主义、享乐主义,不懈追求崇高精神境界为宗旨的作品确实不多,而广大观众却深情地呼唤和期待观赏这样的作品,以促进人自身的全面发展。

《霓虹灯下新哨兵》正顺应了时代和人民的呼唤。它真实生动地展现了在市场经济背景下,武警战士值勤警卫于南京路灯红酒绿中的精神演进升华轨迹。尽管该片在艺术上,尤其是人物刻画得细腻熨帖上还有明显不足,但它不仅养眼,而且养心,既真实反映了当今青年一代的精神世界,又形象引领了当今青年一代的精神生活。称它与当年的《霓虹灯下的哨兵》在各具时代特色、共创精神美感上一脉相承,诚不为过。

由此,我想到了海岩的近作《舞者》。这部电视剧与《霓虹灯下新哨兵》的共同题旨,都在以审美方式引领当代青年在功利主义泛滥中“用一种刺痛”,去反思自身的精神生活,去思考“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理想,金钱、名利有那么重要吗?人生的意义和快乐究竟何在?”这,正是两部作品的价值所在。

我敬佩海岩。他明言《舞者》是“一部批评选秀乱相的悲剧。”而《霓虹灯下新哨兵》则是一部当代青年在人民军队大熔炉里锻炼成长的正剧。海岩说:“我想感谢湖南卫视。他们的口号是"快乐中国",一个主张快乐的频道,一个最先在国内成功推出选秀节目的电视台,能如此宽容地让一部批评选秀乱相的悲剧在此首播,而且又是在确定当年收视率"江湖地位"和决定来年广告市场的11月拿出来播,这的确需要勇气和力量。”我也敬佩湖南卫视,近来连续播出了《恰同学少年》、《血色湘西》、《大明王朝1566》等电视剧精品力作,以其较高的美学品位和历史品位赢得了社会的广泛好评,使该台大力营造的电视文化生态在注意快乐娱乐的基础上更注入思想、文化和美学的营养,从而得到有效的持续发展的调控。这真是功在当今,泽及后世。

为何这样说呢?我以为海岩说得好:要高度警惕消费主义对文化的“销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人们表面上越来越追求多元化、追求个性化,但实际上在生活态度和人生哲学上却越来越单一化、同质化、板结化,而且最终都板结在功利主义上。现在人们见面,谈论的无非是升学考试、买房买车、炒股票炒基金那点事,功利至上使得一些人失去了利益之外的精神支点。这实际上是文化出了问题。”“狂欢是文化的易碎品。如选秀这般文化狂欢现象,发展到后来,几乎是以形式之重承载精神之轻,无论它出现时多么光彩耀人,最终必然是脆弱和短暂的。我希望用文艺作品来承受这种文化乱相带来的疼痛,希望多数年轻人不要再去盲目品尝。点悟和警醒,同样是文化的责任。”这话,发自肺腑,让人刺痛,让人深思,让人警醒!

《霓虹灯下新哨兵》,也正是自觉地承担起“文化的责任”,以艺术方式进行“点悟和警醒”。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譬如母亲育婴,理应提倡老老实实喂母乳,虽不创造GDP,但有免疫力,有利于孩子健康成长;万勿倡导断母乳,买“三鹿奶粉”来喂,虽有GDP,但祸害了下一代。此中教训,极为深刻。

《霓虹灯下的哨兵》讲述了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内容?

童阿男和林媛媛晚上在南京路上约会,见前面有人,急忙躲起来。以老开为首的三个特务密谋,说要让共产党红的进来,不出三个月就趴在南京路上发霉、变黑、烂掉。林乃娴和侄儿罗克文寻找女儿,被换上解放军服装的特务抢走皮箱,童阿男想拦住他们,被打倒在地。林媛媛看到八路军,报告说反动派跑了,童阿男也不见了,三排长陈喜急忙带人去追,但是没有追到。林乃娴说她的皮箱被解放军抢走了,指导员路华决定认真调查真相,派连长鲁大成在南京路上站岗守卫上海,鲁大成很不情愿,但是看到被特务打伤的童阿男,决定接受新任务去站马路。童阿男出院后参加了解放军,在游园会站岗放哨时,他发现了特务老七,正准备去抓他却被非非缠住。当他怀疑非非也是特务要抓他时,却受骗让他逃走。赵大大在路上站岗,被人嘲笑长得黑。卖花女阿香向他推销花,说要赚钱还债,赵大大很同情她。阿香把花插进到他的上衣口袋时,被一个美国记者拍照,赵大大要抓他,却被佯装醉酒的非非撞倒,只好先让人把非非送走。赵大大要缴美国记者的相机,美国记者说他要向联合国控告,一个资本家说没有美国人上海滩就要坍掉。这时地下党员周德贵号召大家挺起胸脯,收起奴隶腔,一致对外,要美国狼滚蛋。童阿男带大家唱”团结就是力量”,在歌声中美国记者灰溜溜地跑了。林媛媛请陈喜批准童阿男陪她参加演出,陈喜爽快地同意了。交际花曲曼丽请陈喜参加联欢,陈喜有些犹豫,但经不起诱惑答应了。他听说妻子春妮来了,怪她来得不是时候。阿香寻找弟弟童阿男时被老七追打,赵大大看见后忙把她救下,还送给她钱去还债。当他知道陈喜批准童阿男陪女同学去吃饭时,对他有意见。鲁大成问陈喜有没有情况,陈喜说一切正常,太平无事,连风都是香的。鲁大成决定整顿部队思想。赵大大因为陈喜也嫌他脸黑,吵着要上前线,路华决定跟他好好谈谈。赵大大对陈喜说他去带班,陈喜要他靠边站。赵大大立即卷起铺盖就走,正好碰到阿香,问她什么事,阿香让他出去说。春妮找到陈喜,陈喜对她很冷淡,听到游园会的音乐声起,借口值班走了。春妮发现陈喜的变化很伤心,请路华教育他。洪满堂提出全连撤退,鲁大成不同意,但提议遣散童阿男回家。童阿男回来后见鲁大成批评他,不服气,脱下军装扭头就走了。罗克文在家里绝望地弹着钢琴,这时曲曼丽来访,劝他振作起来跟上时代,还说她要参加解放军上前线去,罗克文和林乃娴都很惊讶。林媛媛带童阿男回家,童阿男看到林家豪华的布置不由得惊呆了,在林媛媛地追问下,说自己已经脱离了解放军,准备进工厂。林媛媛劝他跟她一起去报考军政大学,童阿男很高兴。林母劝林媛媛不要跟童阿男来往,林媛媛不同意,两人发生争执。罗克文责怪童阿男弄得他们全家不太平,林母也轻蔑地说他是一个开小差的兵,童阿男受到侮辱愤然离去,林媛媛决心跟家庭决裂。阿香对赵大大说她为了还债要被老板卖到香港,赵大大决心帮助她,鲁大成看到他们误会他们是谈恋爱。赵大大说明情况,鲁大成急忙去向上级汇报。路华追童阿男,听报童说阿香要童阿男别回家,还要为她报仇,决定到她家去看看。童阿男听说后也急忙赶回家。路华赶到童家,听童妈妈说借了高利贷,拿出一笔钱,说这是童阿男的津贴交给她还债。当他得知有人要害童阿男时,让阿香带他去苏州河。在路上,路华被老七几个特务打昏,阿香也被丢进河里。童阿男回到家,听母亲说了钱的来历很惭愧。路华带人把阿香救起,又去追老七。鲁大成责备陈喜失职,派人护送阿香去医院。连队开欢迎童阿男归队的大会,鲁大成见大家肃然端坐,鼓动他们唱《解放军进行曲》。会上童妈妈和周德贵讲述童阿男的父亲童阿大带群众跟帝国主义斗争的故事,童阿男热泪盈眶,承认了自己的错误,重新穿上军装。路华批评陈喜被上海的香风吹歪,忘记了艰苦奋斗的作风,思想发生了问题,陈喜不服气,但是当他看到春妮说他没有倒在敌人的枪炮底下却倒在南京路上、请求指导员拉他一把的信时,这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非非和曲曼丽密谋炸游园会,赵大大向陈喜请示抓曲曼丽,陈喜让他不要打草惊蛇,还假意答应她的邀请去向学生讲战斗故事。赵大大从阿香那儿得知炸弹藏在白玫瑰花里,于是也买了一束红玫瑰。曲曼丽把白玫瑰交给罗克文,要他送给林媛媛。童阿男接到赵大大命令试图把罗克文的花换下来,但是罗克文不愿意。童阿男见到林媛媛,把花送给她,说自己不走了。罗克文也把花送给林媛媛,林媛媛丢下红玫瑰,接下白玫瑰。童阿男见状急忙叫她丢下花,说里面有炸弹,并把炸弹拆卸掉。罗克文看到曲曼丽,大喊抓特务,被她打伤,这时陈喜赶来逮捕了曲曼丽。在医院里林媛媛自责跟不上时代,路华劝她参加革命行列改造自己,用歌声鼓舞人民建设新上海,建设新中国,林媛媛决心按他的话去做。童阿男给罗克文输血,救了他的命,林乃娴知道后很惊讶。陈喜和春妮再次见面的时候,开始还有些尴尬,但是不久就和好如初。赵大大和童阿男报名去朝鲜打美国鬼子,鲁大成送给童阿男一双布鞋。路华宣布批准他入团,童阿男很激动。林媛媛找到童阿男,跟他深情道别。

《霓虹灯下的哨兵》讲的什么内容?

该剧的原型为南京军区上海警备区警备团三营八连。该连诞生于1947年8月6日山东省莱阳城,几十名胶东农民子弟兵编成了华东军区特务团四大队辎重连,不久改番号为华东军区警卫旅特务团一营一连。1949年6月,该连进驻上海后被编为三营八连,担任南京路执勤任务。解放初期南京路,国民党反动残余不断实施“腐蚀拉拢加破坏暗杀”的阴谋,八连战士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锤炼出了“拒腐蚀,永不沾”的革命意志。1959年,《解放日报》发表新闻通讯《南京路上好八连》,着重从拾金不昧、精打细算、克己奉公、精神世界以及思想工作五部分入手来展示八连的精神风采,引发全国众多媒体竞相报道。1960年,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带沈西蒙等下部队,回来时途径上海,许司令和上海警备区司今员王必成中将要求沈西蒙写一个宣传“好八连”的话剧。为了贴近生活,几位作者下了好八连深入生活,回南京后,由沈西蒙执笔,与漠雁、吕兴臣合作写出了话剧剧本《南京路进行曲》,在修改过程中,剧名曾数次改名,此后在前线话剧团的排演中被正式定名为《霓虹灯下的哨兵》。戏上演不久,有人认为是“毒草”,说是反映的社会主义阴暗面多了,便勒令停了下来,剧组面临解散危机,陷入被“砍杀”的险境之中。后中国剧协党组书记张颖(周恩来总理秘书)来南京调研,发现了《霓》剧,认为这不是“毒草”。回京后,张颖把情况向总理汇报。总理说:戏刚出来,不要马上就否定它,先让大家看一看嘛。总理的话拯救了该剧。1962年底该剧公演后,八连作为“两个务必”、发扬艰苦奋斗精神的一面旗帜,立即在军内外引起轰动。1963年初这部话剧进京上演,党和国家领导人、军委总部领导相继观看。4月25日,国防部正式将八连命名为“南京路上好八连”。5月8日,《人民日报》专门为此发表题为《永远保持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的社论。7月29日晚,话剧在中南海怀仁堂隆重上演,剧团人员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周恩来同志曾7次观看该话剧,并亲自对剧中人物、台词进行了修改。1963年“八一”建军节,毛泽东挥笔写下了著名的《八连颂》。根据毛泽东的讲话精神,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将话剧拍成了电影,并于1964年底发行全国放映。“好八连”也以一个社会主义和平时期“拒腐蚀,永不沾”的典型形象而成为全社会学习的榜样。 剧情演变 话剧剧本和电影剧本取材于好八连坚持和发扬革命传统的模范事迹,描写了上海解放初期一场以新的形式进行的错综复杂、惊心动魄的斗争,表现了人民解放军必须坚持和发扬战争年代光荣的革命传统,自觉抵制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才能永远成为一只朝气蓬勃的战斗队的深刻主题。在话剧初期的历次改动中,编剧的创作方向和主要冲突由内部矛盾改为敌我矛盾,着力于描写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描写打江山的战士到安天下的哨兵的转变。剧情发展成为两条主要线索,一是以内部矛盾的主线,—是以敌我矛盾的主线。在内部矛盾的主线中,排长陈喜在战场上杀敌勇敢,立过战功,在拿枪的敌人面前不愧是英雄好汉,但他也有个人主义思想,虚荣心强,到南京路后,在“香风”的侵袭下昏昏然飘飘然,开始有点被动,险些上了敌人的大当。另一条是敌我矛盾主线,反映解放上海的战斗虽已结束,但残余的敌人还在作垂死挣扎,他们进行各种阴谋活动,狂妄地叫嚣:让共产党红的进来,不出三个月,我们叫他趴在南京路上发霉、变黑、烂掉。电视剧《霓虹灯下的哨兵》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翻阅了大量的史实资料,广泛收集了解放初期上海南京路军民所发生的历史事件,重新构筑故事框架,增加了夏梦瑶等人物,充实了内容,丰满了故事情节,刻画了连长鲁大成、指导员路华、关师长、排长陈喜,以及郝铁蛋、赵大大、洪满堂等众多鲜活形象。全剧将以新的视角再现1949年人民解放军横扫国民党残余势力和社会污秽,建立新山河的壮阔经历。 25集长篇电视连续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既是为纪念建军80周年献礼,也是弘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拒腐蚀、永不沾的优良品质,反映“两个务必”和荣辱观生动教材。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网友评论

相关推荐